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13812932603
郵箱:yong.chen@maivismold.com

聯(lián)系我們

聯(lián)系人:陳勇
電話(huà):13812932603
郵箱:yong.chen@maivismold.com
地址:昆山市巴城鎮東昌路36號3號房

成功案例

遼陽(yáng)市天眼工程項目-平安城市

* 來(lái)源: * 作者: admin *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17-03-05 8:44:59 * 瀏覽: 163
  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速度近些年來(lái)急劇下滑,從最高位2007年的14%降到今年第二季度的7%。這樣的下降在相當程度上也許是正常的或者說(shuō)是周期性的,但總不免讓人擔心中國經(jīng)濟長(cháng)期增長(cháng)的前景。中國經(jīng)濟未來(lái)發(fā)展的優(yōu)勢還在嗎?如果在,究竟在哪里呢?

  要回答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有必要理解是什么造就了,中國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前三十年里年均增長(cháng)10%的發(fā)展奇跡。

  中國經(jīng)濟真是體制優(yōu)勢嗎?

  不少人相信這個(gè)奇跡要歸功于中國的強勢政府積極干預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模式。但二戰結束至今七十年來(lái),實(shí)行過(guò)類(lèi)似模式的國家其實(shí)不在少數,卻鮮有達到持續高速增長(cháng)效果的,只有東亞地區是例外。與其他發(fā)展中國家相比,我以為東亞國家(地區)在體制和政策上恐怕沒(méi)有特別的優(yōu)勢——畢竟日本、東亞四小龍和中國大陸在各自快速發(fā)展的時(shí)期,所實(shí)行的政治經(jīng)濟體制都不盡相同。

  即使有什么體制優(yōu)勢的話(huà),也應該是很容易模仿和學(xué)習的,否則就不能稱(chēng)之為模式。很難想象,七十年來(lái)世界上一百多個(gè)發(fā)展中國家只有幾個(gè)東亞國家(地區)發(fā)現了最有利于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體制和政策,其他國家不僅沒(méi)有發(fā)現,連模仿都不會(huì ),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?

  戰后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奇跡只出現在東亞國家(地區)應該不是個(gè)巧合,如果不是體制的原因,也不太可能是地理、氣候的原因,那就只能是人的原因了。眾所周知,東亞人民歷來(lái)崇尚勤儉、重視教育和學(xué)習——也許正是這個(gè)起源于中國的共同的文化,使得東亞國家和地區在物質(zhì)資本、尤其是人力資本的積累速度以及學(xué)習西方先進(jìn)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能力上,超過(guò)了其他發(fā)展中國家。

  文化影響經(jīng)濟的觀(guān)點(diǎn)要追溯到社會(huì )學(xué)的老祖宗馬克斯韋伯,雖然他的新教倫理導致資本主義在西歐興起的著(zhù)名論斷或許不完全正確,但是他所特別強調的文化價(jià)值——勤勞和節儉——有利于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這一點(diǎn)應該沒(méi)有多大爭議,而這恰恰也是中國(東亞)文化的一個(gè)重要特征。

  社會(huì )學(xué)家和其他文化學(xué)者早在1980年代就提出儒家文化是產(chǎn)生東亞經(jīng)濟奇跡的重要原因,但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的職業(yè)習慣,讓他們不愿意承認文化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的關(guān)鍵作用。畢竟,如果中國文化那么有利于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為什么我國的經(jīng)濟騰飛只是發(fā)生在過(guò)去的三十多年里呢?

  確實(shí),再好的文化也只是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有利條件,沒(méi)有好的制度和政策也無(wú)濟于事。1978年開(kāi)始的改革開(kāi)放顯然是中國得以快速崛起的一個(gè)至關(guān)重要的原因,但我們也不能無(wú)視的是,許多同樣實(shí)行了改革開(kāi)放的發(fā)展中國家并沒(méi)有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的騰飛!

  事實(shí)上,大多數發(fā)展中國家從1980年代以后都推行了私有化、市場(chǎng)化的經(jīng)濟改革,然而,無(wú)論是拉美還是非洲國家,過(guò)去二、三十年的增長(cháng)速度并沒(méi)有比1980年代市場(chǎng)化改革之前更快,事實(shí)上還更慢了。

  不管是制度還是文化,最終都是通過(guò)影響一個(gè)國家的物質(zhì)資本和人力資本的積累,以及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的速度來(lái)影響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。中國文化中與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直接相關(guān)的價(jià)值取向其實(shí)只有兩個(gè),一個(gè)是勤儉,一個(gè)是重視教育,前者涉及物質(zhì)資本的積累,后者涉及人力資本的積累,也涉及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的速度。

  中國人有多勤儉?

  常常有人說(shuō)中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好是因為中國人特別勤勞。但是勤勞本身其實(shí)只影響到產(chǎn)出的水平而不是產(chǎn)出的增長(cháng)率。一個(gè)勤勞的農民比不勤勞的農民每年可以多打點(diǎn)糧食,但如果沒(méi)有積蓄,照樣不會(huì )有增長(cháng)。勤勞只有與節儉結合起來(lái)才會(huì )導致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用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語(yǔ)言講,勤儉的作用是提高儲蓄率,而儲蓄是資本積累的前提,儲蓄率低的國家資本積累速度也慢。(那些主張中國應該轉向消費驅動(dòng)的增長(cháng)模式的人有必要溫習一下基本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理論。)

  勤儉持家作為中國傳統文化這一點(diǎn)應該沒(méi)有爭議(如《左傳》云:“儉,德之共也;侈,惡之大也”),但別的國家的文化真的不如中國更強調節儉嗎?

  根據世界價(jià)值觀(guān)調查(World Value Survey)的結果,東亞人民對節儉這個(gè)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傳承似乎確實(shí)更加重視。該調查中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:“您認為在家里培養孩子學(xué)習下列哪些品質(zhì)更重要?”要求在十一項品質(zhì)里選五項。在歷次調查有數據的六十個(gè)國家(地區)中,韓國、臺灣和中國大陸的被調查者中認為,培養孩子節儉的品質(zhì)更重要的比例都是名列前茅的(歷年平均的比例分別是61%、58%和57%),中位數國家的這個(gè)比例只有35%,最低的國家尼日利亞的比例只有12%。

  東亞人民不只是口頭上重視節儉,實(shí)際生活中儲蓄率也的確比較高。除了少數以石油為主要產(chǎn)出的國家以外,東亞國家尤其是中國和新加坡的國內總儲蓄率,在過(guò)去三十年里一直都是全世界名列前茅的。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,在所有發(fā)展中國家中,東亞和太平洋地區過(guò)去二十年(1993-2013)的平均國內總儲蓄率最高,達到42%,中東和北非地區是27%,南亞24%,拉美和加勒比地區19.5%,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只有17%。

  高儲蓄可以加快物質(zhì)資本積累的速度,但很多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認為這不是經(jīng)濟長(cháng)期增長(cháng)最主要的動(dòng)力,人力資本的作用可能更加重要。從廣義上講,人力資本包括勞動(dòng)者的知識、技能、健康乃至價(jià)值觀(guān),但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在衡量人力資本時(shí),通常只用教育水平作為指標。人力資本既有直接增加產(chǎn)出的作用,更有促進(jìn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的作用。發(fā)展中國家的技術(shù)進(jìn)步主要取決于學(xué)習已有技術(shù)的能力,這就對人力資本水平有一定的要求。教育是提高人力資本的最主要的途徑,而東亞國家特別重視教育這一點(diǎn)幾乎是世所公認的事實(shí)。

  中國人有多重視教育?

  不過(guò),從公共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以及人均受教育年限來(lái)看,中國(和其他東亞國家)都并不突出。然而,大多數發(fā)展中國家雖然在過(guò)去幾十年里用于公共教育上的支出不斷增加,人均受教育年限也有顯著(zhù)的提高,但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速度并沒(méi)有因此而加快。所以,有學(xué)者指出,教育質(zhì)量才是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。

  美國斯坦福大學(xué)的哈努謝克(Hanushek)和德國慕尼黑大學(xué)的沃斯曼(Woessmann)兩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利用國際性的(中小學(xué))數學(xué)與科學(xué)考試成績(jì)的數據,構建了一個(gè)具有可比性的七十多個(gè)國家的所謂“認知技能”(cognitive skill)指數,通過(guò)比較各國同齡的學(xué)生在相同的受教育年限里所獲取的知識和技能的多寡,來(lái)衡量各國教育質(zhì)量的高低(見(jiàn)表1)。
表1表1

  他們發(fā)現,一個(gè)國家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率與其認知技能指數高度正相關(guān)。根據他們的數據,所有東亞國家(地區)的這個(gè)指數都名列前茅,更是遙遙領(lǐng)先于所有發(fā)展中國家。

  這就能夠解釋為什么日本是二戰之前實(shí)現工業(yè)化的唯一的非西方國家,為什么二戰之后除少數歐洲(包括以色列)和盛產(chǎn)石油的中東國家以外只有東亞四小龍成功加入到了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的行列,以及為什么過(guò)去三十多年里中國成為全世界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最快的國家。表1. 部分國家(地區)認知技能指數

  其實(shí),不只是中國(東亞)的學(xué)生在國際考試中成績(jì)突出,就是生活在西方國家的以華人為代表的亞裔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成績(jì)也特別優(yōu)秀。這是為什么呢?是亞裔學(xué)生天生就更聰明呢,還是他們學(xué)習更加勤奮呢?

  美國密歇根大學(xué)的謝宇教授和他的合作者在2014發(fā)表的一項重要研究中發(fā)現,亞裔美國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成績(jì)超過(guò)白人學(xué)生的主要原因不是智商更高,而是更加努力,而這又與亞裔家庭的文化有關(guān),亞裔家長(cháng)更相信后天的努力而不是先天的智力對學(xué)習成績(jì)的影響。

  從中國文化上來(lái)看,我們確實(shí)更加強調勤奮,而不是天資。天道酬勤、勤能補拙、業(yè)精于勤等成語(yǔ)都是講的這個(gè)道理。懸梁刺股、鑿壁偷光、囊螢映雪等典故也都是褒揚刻苦學(xué)習的品德。這種強調勤奮學(xué)習的文化最終就會(huì )體現到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上。

 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在2011年的一項多國(21個(gè)國家)民意調查的結果(見(jiàn)表2),中國的受訪(fǎng)者中有68%的人認為家長(cháng)給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太大——這個(gè)比例在所有參加調查的國家中是最高的;只有11%的人認為家長(cháng)給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不夠。

  美國則剛剛相反,只有11%的受訪(fǎng)者認為家長(cháng)給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太大,而有64%的人認為家長(cháng)給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不夠。

  這并不是因為中國還是發(fā)展中國家、人口多競爭激烈、生活壓力大,其他人口密集的發(fā)展中國家的家長(cháng)給孩子的學(xué)習壓力比中國就要小得多,例如巴基斯坦、墨西哥、印度尼西亞的這個(gè)比例只分別是32%、20%和13%。

  日本雖然早已是發(fā)達國家,但學(xué)生學(xué)習的壓力也還是很大。根據皮尤中心2006年所做的類(lèi)似的調查,日本的受訪(fǎng)者認為本國家長(cháng)給學(xué)生太大學(xué)習壓力的比例也高達59%。
表2表2

  看來(lái)真的沒(méi)有免費的午餐!謝宇教授和他的合作者的研究也發(fā)現,來(lái)自家長(cháng)的期望和壓力雖然使美國的亞裔學(xué)生更加用功、成績(jì)更好,但并不更加幸福。事實(shí)上,亞裔學(xué)生比白人學(xué)生心理健康程度相對更低,與父母的關(guān)系也相對更加疏遠。同樣,中國的眾多學(xué)子也在埋頭苦讀中犧牲了青少年本應享有的快樂(lè )時(shí)光。

  除了儒家文化以外,猶太文化也以重視教育著(zhù)稱(chēng)。猶太教在兩千年前就規定所有的父親都必須在兒子六七歲的時(shí)候送他們去上學(xué),讓孩子們學(xué)會(huì )閱讀希伯來(lái)圣經(jīng),猶太人也因此成為近代之前識字率最高的民族。

  基督教新教文化也頗重視教育,因為馬丁·路德在五百年前發(fā)起新教改革運動(dòng)時(shí)就要求每個(gè)基督徒能夠自己閱讀圣經(jīng)。

  儒家文化、猶太教和基督教新教文化使得接受教育、勤奮學(xué)習成為一個(gè)強大的社會(huì )規范,而不純粹是家庭和個(gè)人的自由選擇。大多數發(fā)展中國家在殖民統治之前沒(méi)有書(shū)面語(yǔ)言,更談不上學(xué)校教育和考試制度,當然也就不可能存在重視教育的傳統文化。

  儒家文化對教育的重視并沒(méi)有讓中國成為現代科學(xué)的發(fā)源地,恰恰相反,科舉制度以及專(zhuān)注于儒家經(jīng)典的教育也許是中國近代科技落后的一個(gè)重要原因。但是重視教育的文化精神一旦用到學(xué)習現代科學(xué)技術(shù)上,其所迸發(fā)出的力量已經(jīng)使中國在短短的幾十年里就取得了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步。

  這一點(diǎn)與猶太人的情況頗為相似。猶太民族對近代科學(xué)革命并沒(méi)有什么貢獻,但是他們一旦將學(xué)習的熱情從宗教經(jīng)典轉移到世俗的科學(xué)技術(shù)上,一兩代人之后就開(kāi)始在各個(gè)領(lǐng)域嶄露頭角??梢灶A期,幾十年后,世界一流科學(xué)家的名單里也會(huì )有眾多中國人的名字。

  推崇或批評中國模式都高估了制度的作用

  既然中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比較優(yōu)勢,不在于中國實(shí)施了什么有別于其他發(fā)展中國家的體制和政策,而是在于中國傳統的勤儉節約和高度重視教育的文化,那么無(wú)論是推崇還是批評中國模式的觀(guān)點(diǎn)都高估了制度的作用。

  沒(méi)有改革開(kāi)放以后所形成的基本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制度,沒(méi)有穩定的政治局面,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奇跡固然不可能發(fā)生,可是與大多數國家相比,中國的優(yōu)勢并不完全在制度上。經(jīng)濟政策和體制的變化當然可能會(huì )影響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但在大體正常的(非極端的)制度環(huán)境下,文化上的比較優(yōu)勢在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中可能起了更加根本性的作用。

  也就是說(shuō),給定同樣的體制、政策和發(fā)展階段,中國經(jīng)濟由于文化的優(yōu)勢會(huì )比絕大多數發(fā)展中國家增長(cháng)更快。畢竟,即使是7%的增長(cháng)率仍然是世界領(lǐng)先的發(fā)展速度——世界經(jīng)濟總量的增長(cháng)率只有1%,所有發(fā)展中國家經(jīng)濟總量的增長(cháng)率也只有3.5%。

  由于文化優(yōu)勢不會(huì )在一兩代人內消失,我們有理由對中國經(jīng)濟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前景保持樂(lè )觀(guān),也有理由相信在可以預見(jiàn)的將來(lái)中國也會(huì )像其他東亞經(jīng)濟體一樣順利加入到發(fā)達國家的行列。